您好,欢迎来到山东教育出版社! [请登录] 新用户? [免费注册]
公告:
您现在的位置:山东教育出版社 > 书摘书评



《梦想号游船》节选


一、梦想

像许多普通的田野蟋蟀一样,蟋蟀贝斯也是春天出生的。他的颜色也是深褐色的,但褐色中透出黑黑的光,像有谁给镀了一层油。一口闪亮的白牙,像短剑一样锋利。

当他摩擦着背上的翅膀放声歌唱的时候,声音清脆、嘹亮,直入云霄,把远方的鸟儿都吸引过来了。贝斯将来肯定能成为像他曾曾曾……爷爷铁弹子三世那样声名远播的角斗士。

可是贝斯并不想当一名角斗士,他既不想出名,也不想要许多钱,他只想当一名歌唱家。

田野里有一条小溪。小溪是会唱歌的。当她是瀑布的时候,她的歌声如野孩子的奔跑,像风一样轻快和自由。当她成为一条小溪,流过山坡的时候,她的歌像小姑娘的欢笑——叮叮咚咚,叮叮咚咚,活泼清脆。当她流过原野的时候,她的歌声轻轻的、柔柔的,像妈妈的摇篮曲。

贝斯很喜欢听小溪唱歌。小溪不只是歌唱家,还是提琴手呢。小溪有多长,她的琴弦就有多长。

小溪流过田野,流向远方,流向远方的远方…… 小溪也把歌声和琴声带向远方。

“远方究竟有多远呢?远方有些什么呢?”贝斯问小溪。

溪水回答说 :“我们也不知道呀!我们正要去看看呢!等我们知道了,回来告诉你!”

溪水唱着歌走了,再没有回来。
   贝斯每天问,每天都有新的溪水回答 :“我们也不知道呀!我们正要去看看呢!等我们知道了,回来告诉你!”

可是,从来没有溪水回来过。因为水是不会倒流的。小溪汇入大河,大河汇入大江,大江流入大海,大海连成汪洋……汪洋大海里的每一滴水里都有另外的水,以前的小溪也不再认识自己了。

贝斯内心的愿望越来越强烈 :“远方,远方的远方……有些什么呢?我真想知道呀!”

二、远行

贝斯决心已定。

小溪边有一棵大柳树。大柳树见多识广。他知道,单靠贝斯自己那六条腿蹦跶,不知道要哪年哪月才能蹦跶到田野那头呢。大柳树认为贝斯需要一只船。

大柳树没有船,于是决定送一片柳叶给贝斯当船。柳叶船虽然简陋,但柳叶能顺着小溪往下漂,速度比贝斯自己走快多了。

这天早晨,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,贝斯就出发了。

也许是柳叶船太轻了,也许是贝斯太兴奋了,贝斯跳上柳叶船的时候没有站稳,一股溪流冲过来,柳叶船打着旋儿,猛烈颠簸起来,“咚!”贝斯掉进了溪流里。

贝斯在湍急的溪流里扑腾着六条腿,流水推着贝斯飞快地向下游漂去。

“救命呀!救命呀!”贝斯大喊。
    大柳树飞快地抛出一根柳条——
    “啪!”柳条打在水面上,贝斯张开嘴,一口咬住柳枝。

大柳树像钓鱼一样把贝斯钓上了岸。

威严的蟋蟀教官教训贝斯 :“小子,你还敢去什么远方吗?你刚才差点把命都送掉了!你这下该死心了吗?赶紧擦干身子到训练场参加训练!”

年纪最大的老蟋蟀拍拍贝斯的肩膀 :“安安心心待在这儿吧,唉……”

但是,贝斯可不是一只会轻易放弃自己梦想的蟋蟀。
    贝斯要为自己造一艘船。造什么样的船呢?造一艘独木舟。
  老蟋蟀曾经在原野上捡到过一本带有彩色插图的《百科全书》,那是来原野上野餐的孩子们丢下的。书上介绍过独木舟。印第安人、摩梭人都喜欢划独木舟。贝斯捡到了一根拇指粗的树枝,他决定从树枝上咬下一截,把它做成独木舟。

贝斯没有刨子、锯子和凿子,但他有一口好牙,这口白生生的牙齿,既可以当锯子,又可以当刨子和凿子。

独木舟终于啃出来了。

返回
首页| 关于我们 |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付款方式 | 读者答疑 | 帮助中心